ofo:钱荒之下入链,是技术赋能还是换道求生?

区块链资讯 发布在 区块链 0 24587

9月5日,一条消息在各大媒体上疯传:ofo将完成高达数亿美元的E2-2轮融资,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然而,消息传出后,无论是滴滴或阿里巴巴,都保持了缄默;同样,截至9月9日晚,ofo未就核财经APP的求证做出回应。

1

有知情人士向核财经APP透露,该条融资消息的真实意图是安抚ofo债主。此前,ofo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资金链难续。8月31日,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状告ofo,追讨逾6815万元货款,这只是九牛一毛。

根据《中国经营报》等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最近两个多月,ofo已先后从印度、以色列、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等国撤出或暂停业务。与此同时,ofo大幅裁员、提升收费标准,亦有不少用户投诉ofo押金退还困难。

其实,ofo资金紧张早在今年初已现端倪。2月5日与12日,ofo两次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融资。而面对“钱荒”逼近这一既成事实,据知情人士称,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把目光投向了区块链。

一家名为“GSELAB”的新加坡区块链公司因此浮出水面。核财经APP了解到,GSELAB的创始团队疑似由数位前ofo高管组成,并且与ofo关系密切。

“据我观察,GSELAB应该就是ofo团队精心包装的一个海外项目。”在日资CoinFit交易所商务负责人Cybers看来,与中国出海的部分区块链项目一样,ofo也是从规避监管风险出发另起炉灶,实现主体隔离。“保守估计渴望技术赋能,但也有可能转换赛道从头再来。”

那么,区块链真能拯救陷入困境的ofo吗?

起底GSELAB

来自中国福建的王莉是新加坡一家酒店的服务员。今年4月初的一天,她打开ofo的APP准备骑车上班时,发现登录页面上出现了“Ride ofo and get GSE token now(骑行ofo,现可获得GSE通证)”的字样,以及GSELAB的LOGO和广告介绍。王莉请教后才知道,这是ofo与GSELAB合作推出的最新功能——“骑行挖矿”:骑行小黄车的里程和时间越长,获得GSE通证数量就越多。
2
根据网上流传的GSELAB白皮书,这一区块链项目“致力于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的双向赋能”。它以共享单车业务为切入点,倡导绿色环保理念,希望以消费而非消耗过程确认GSE归属,最终横向覆盖共享经济生态,依托共享经济的海量用户,打通在线区块链与线下实体经济。

但王莉并不看好GSE。她告诉核财经APP,GSE当时未上交易所,加之熊市币价普跌,影响非常有限。而事实亦未出她所料。6月份,因为新加坡ofo裁员以及与当地一家物流公司的债务纠纷,约9000辆ofo自行车被集中到仓库待拍卖,“骑行挖矿”归于沉寂。

ofo一向宣称与GSELAB系合作关系,但多家媒体皆以“疑似ofo旗下公司”形容后者。而在供职于新加坡一家区块链咨询公司的资深研究者吴波看来,ofo选择自新加坡开始拥抱区块链,不仅不令人意外,也是一个正确选择。

新加坡是一个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友好型国家。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4年,新加坡就正式推出“智慧国家”计划,旨在通过利用区块链技术,在企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打造更好的生活社区。2018年3月,有报道称,作为城市国家数字转型大目标的一部分,新加坡政府发起了一项资助成功区块链项目的活动。而根据CryptoDaily,新加坡还是在税收政策上对数字货币最为友好的前五国之一,仅对涉及数字货币的商业行为征税。目前,新加坡是全球ICO项目的主要落户地;中国出海的部分区块链项目,如比特大陆、火币等,都将总部迁至新加坡。

“一个区块链公司,(在新加坡注册)几乎一刻钟就能搞定。”吴波解释道。

经核财经APP向新加坡公司注册局(ACRA)查询,GSELAB注册时间为2018年1月26日,全称为GSE LAB PTE. LTD.,是一家私人豁免公司(Exempt Private Company Limited By Shares)。而这一公司类型,因其手续简便正是区块链公司在新加坡注册时的热门选择之一。
3
GSELAB之所以被外界当成ofo的区块链项目,一个重要背景是两者关系极为密切。核财经APP发现,GSELAB官网域名GSELab.org创建于2018年1月19日,联系人为Chao Pan,联系电话归属地为北京。知情人士透露,ofo曾有位英文名为Cedric Pan的国际公关经理,毕业于哈佛大学;而此人早前参加活动留下的照片资料和相关讨论经与Chao Pan交叉对比,高度相似,疑为同一人。
4
5
另据“必链评测”,GSELAB前两名创始人James Zhang与Edward Li均为前ofo高管,曾分别担任ofo亚太地区运营副总裁与ofo全球营销副总裁。

而在9月6日,ofo公关总监史少晨在回应核财经APP“ofo+区块链”话题采访请求时的答复,进一步证实双方关系之紧密。他称:“可联系GSELAB的PR”。

新日韩三国圈粉?

GSELAB公关经理陈怡琳告诉核财经APP,“骑行挖矿”始于今年3月,在新加坡上线40天共获得40万用户。其中,老用户每周车均单提升78%,新用户每周车均单提升198%。

“当时广告详情并未详细介绍GSE代币总数、发放机制。从我的体验看,并不是骑行时间和距离相同就能获得同样GSE。并且,对于未来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其他数字货币进行兑换,也没有明确。”新加坡用户王莉表示。

“ofo用户通过骑行免费获得 GSE,应该说其唯一有价值的部分是通过骑行挖矿方式绑定与用户之间的关系。”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区块链场景应用实验室创始人王东说。

他认为,就“骑行挖矿”而言,其价值回报系统和价值创造系统要有一个平衡。理想状态下,价值创造系统应大于价值回报系统,方能持久进入良性循环。类似于FCoin,早期的价值在于不断裹挟更多用户进来,但随着用户增加,价值回报会呈递减状态,推广一个阶段后对逐利而来的用户的吸引力逐渐降低,最终不可持续。

据核财经APP了解,ofo的“骑行挖矿”活动目前已在新加坡、日本(7月)、韩国(8月)开展,GSE则于今年6月与8月先后在Gate.io、Bit-Z两家交易所上市。陈怡琳称,当下GSE的用户体量在百万左右。

不过,从TokenInsight提供的钱包地址来看,GSE用户仅有298263个。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前四大钱包持有比例高达80.39%。
6
核财经APP“缠师看市”专栏作者分析称,从日K线走势看,GSE采取先拉升后打压的手法,已经顺利割了一茬韭菜。6月20日至6月30日,其从最低点0.003美元冲高至0.0448美元,暴涨近14倍,随后一路调整。截至发稿的9月10日,GSE全球均价为0.006169美元,与6月30日高点0.0448美元相比跌幅高达86.23%。
7
“ofo与GSELAB合作拉新用户、促进活跃度、增加用户粘性的初衷是好的,然而在熊市里,GSE表现无疑会吓跑他们,未来前景堪忧。”区块链资深研究者吴波说道。

“在区块链风口,它睡了懒觉”

今天,人们打开ofo官网时依然能感受到其在巅峰时期的辉煌:已服务于全球21个国家、超过250座城市、2亿用户。

“ofo是共享经济风口的获益者,但在区块链风口,它睡了懒觉,醒了也没干出成绩。”吴波略带讥讽的说。

继与GSELAB合作推出“骑行挖矿”后,今年5月17日,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称将在全球范围内应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大数据、物联网,连接企业、政府、用户等多方主体,解决共享单车投放、调度、停放、维修等运营痛点,协助解决共享单车的城市治理难题。不过,ofo迄今未有进一步信息披露。

Cybers据此推测,ofo与GSELAB的合作,应该就是目前ofo拥抱区块链的内容。

吴波则认为,ofo入局区块链,有点跑偏了。“首先,ofo与GSE的合作,更像是利用GSE通证导入用户积分体系,没有解决本身商业模式的痛点;其次,应用型通证ICO市场已进入寒冬,就算ofo希望借ICO扭转资金困局,也错过了最佳时机。”

“第三,以区块链技术对当今城市交通再改革的项目已经萌芽,其中不乏后来者居上的可能。前不久新加坡VeloxChain团队与高端智能自行车生产商Volata达成战略合作,就是在试图解决ofo、UBER、滴滴这些中心化平台的痛点,这也是生态竞争中不能忽视的。”吴波继续说道。

“进入2018年后资金枯竭已成共识,烧钱将成为过去。”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委员王东认为,区块链不是速效救心丸,更不能包治百病。它无法解决两点问题:一是共享单车的投放、调度、维修等运营环节的中心化管理成本,二是用户乱停乱放造成的社会管理问题。

在政策层面,共享单车行业还要面临单车“限投令”,以及投放3年应更新或报废等压力。

自2014年初戴威及其团队从青海结束支教后创立ofo骑游,到2016年11月ofo两位创始人戴威、于信考察新加坡并于2017年2月发布“海外战略”,把新加坡作为出海第一站,ofo的成长扩张史在Cybers看来,就是一部资本狂欢下的烧钱史。
8
但与新加坡ofo有诸多交集的新加坡塔兰特咨询公司总裁爱德华表示,ofo的区块链故事才刚刚开始,如果能基于区块链技术创造一个技术壁垒,建立一个高效、友好、宜居的自行车共享系统,ofo仍有希望迎来新生。

(文中王莉、吴波、Cybers为化名)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43129.69
来源:核财经(https://mp.weixin.qq.com/s/sKux7R8lgfgw2BJwQarhCA)
作者:主笔 Vincent
版权声明: by nc" sa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